全本书斋 > 其他类型 > 死对头他暗恋成真了(1v1) > 第23章克制自己
  是夜。
  沉嘉序和宋轻竹吃完了晚餐之后在湖边的路上散步。
  宋轻竹的注意力还放在那对手环上。
  她以前可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她能跟沉嘉序这样在一起,两人是甜蜜的情侣,有了情侣手环,牵着手一起散着步。
  换做以前,她跟沉嘉序不怼两句那就是不正常了。
  宋轻竹突然问他:“沉嘉序,以前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跟我吵架跟我互怼?”
  沉嘉序低笑,“不知道,感觉很久以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其实,每一次跟你拌嘴我都觉得很有趣。”
  宋轻竹一下子顿住,她虽然没觉得有多么不好,但也没觉得有多么有趣,“有趣?”
  “对啊,”沉嘉序把她的手又捏紧了些,“每一次看到你生气嘟嘴的样子,我就觉得很有趣。”
  每每回想起来,他都忍不住笑。
  “你说什么?你觉得我生气的样子有趣?”宋轻竹的关注点完全不跟沉嘉序在同一条线上,他的话在她听来倒是有些像嘲笑。
  她蹙起眉,嘴角微微向下,白皙的脸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这么看过去,沉嘉序觉得她更可爱了。
  他伸手去捏她的脸蛋,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摆在宋轻竹眼前,“来,看看,可不可爱?”
  宋轻竹在镜头里看到自己生气的样子尴尬地躲进沉嘉序怀里,“你讨厌!”
  沉嘉序笑意更深,一排白净的牙齿露出来,他揉了揉怀里可人儿的脑袋,“好啦,我夸你呢,真的,发自肺腑的。”
  两人又在湖边走了好一会儿,宋轻竹因为明天还有课,就跟着沉嘉序一起回学校了。
  只是她回到宿舍之后才发现林澄还没回来,这会儿已经快到关寝的时间了,不过转念一想,陆川约了林澄出去,而且两人也都一年多没见了,宋轻竹正想发消息的手就停在了那里,没给她打电话过去。
  倒是很快的,宋轻竹收到了陆川的消息。
  「竹子,澄子今晚在我的公寓,不回学校了。」
  宋轻竹看到消息之后弯眼笑笑,果然,她就说,只要陆川回来之时,就是林澄脱单之日。
  她飞快回复过去。
  「没问题陆川哥,好好照顾澄子哦。」
  随即她还配上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等到发完消息,宋轻竹也没再去管他们俩,她又抬起手臂看着那银白色的手环,嘴角止不住的笑意泛起。
  沉嘉序,时间还长,我们就慢慢走。
  -
  隔天,林澄一直到下午才回来。
  彼时宋轻竹正吃完午餐回寝室休息,她本来是有些困的,可见林澄回来,她立马来了精神。
  “哟,夜不归宿啊澄子,快点,老实交代,你跟陆川哥发生什么了?”
  林澄满脸羞涩,就连耳根也泛起红晕,“你明明都知道了还问我,讨厌。”
  宋轻竹这下是更加确定两人有进展了,“速速招来,陆川哥跟你表白了吗?怎么表白的?你怎么答应的?”
  宋轻竹走在吃瓜最前列,况且作为林澄掏心窝子的亲闺蜜,她可得了解整件事的经过。
  林澄羞赧低头,唇角不自觉地动了动。
  宋轻竹见她半天不说心急得很,她挽着林澄的胳膊推搡几下,结果就看到了留在她脖颈上的红色印记。
  她惊然啧啧,“哟哟哟,还说把人当哥哥呢?是在床上的哥哥吗?”
  “啊你别说!”林澄也是初经人事的小姑娘,对于昨晚的事也是羞涩至极,哪里经得起宋轻竹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林澄被说得满脸通红,宋轻竹也不再逗她,“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不过这表白的过程呢你可得告诉我,等着你平复啊。”
  说罢,宋轻竹去旁边给林澄拿了杯饮料。
  不过很快,林澄的手机就响了,屏幕上那大大的两个字闪动着——陆川。
  林澄很快接起来,听筒里的声音不小,宋轻竹也听到了。
  那头陆川稍微低哑的声音响起:“澄子,一会儿下午我去学校找你,我们一起吃晚餐。”
  林澄抿着唇,嘴上的甜笑一点压不住,“好,我一会儿给你发消息。”
  那头一声轻笑,“你身体好些了吗?”
  一提起这个,林澄赶紧捂起手机,嘟嘟囔囔:“好了好了,你别问了……晚上见,拜拜!”
  随后很快挂了电话。
  宋轻竹故意模仿着电话里陆川的语气伏在林澄耳边:“澄子,你身体好些了吗?”
  林澄闻言转头去掐宋轻竹的腰,“讨厌讨厌,你要玩是吧,那我陪你玩儿!”
  两人一番打闹,宋轻竹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念及在林澄下午还有课,宋轻竹没有耽误她的时间。
  *
  自从林澄跟陆川在一起之后,那人也是经常没了影,宋轻竹跟林澄本来就是两人寝,这下寝室经常没人在。
  一天下午,宋轻竹跟林澄刚上完课,正准备去操场。
  这段时间学校恰好在举办运动会,沉嘉序这会儿有篮球比赛,宋轻竹跟林澄要去给他加油。
  结果两人刚走到沉嘉序他们打篮球那个地方,就看到一个女孩子在给她递水,两人脸上笑盈盈的,沉嘉序还把那水接过来了。
  沉嘉序这会儿中场休息在一边座位上等着,顾南星就站在他身旁,宋轻竹没听到他们俩说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水,立马转身往回走。
  林澄见状赶紧拉住她,“哎哎哎,竹子你怎么走啦?”
  “不想看了,沉嘉序啊,已经有人给他加油了不需要我们了!”
  宋轻竹拉开林澄的手,大步往回跑,林澄大声喊她终于让沉嘉序注意到这边,一看是宋轻竹,他赶紧起了身,跟身边队友说了声就赶紧追了上去。
  跑到林澄身边时,沉嘉序还问了一嘴:“竹子怎么突然就走了?”
  林澄往后瞥了一眼,“沉嘉序,你怎么谁的水你都接呀?你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知道克制自己吗?”
  沉嘉序这才明白过来,赶紧解释说:“那就是那个学姐,她是为了感谢我帮她追我舍友,我想着就一瓶水……”
  林澄被他这直男思维给弄得无奈,她摊了摊手,“得了你,赶紧追上去吧,记住下次别再轻易收别人的水了。”
  说罢,沉嘉序赶紧跑上前去,宋轻竹走得很快,沉嘉序追了好久才追上。
  在听到沉嘉序的脚步声时,宋轻竹没好气地把头转向另一边不去看他。
  沉嘉序跑到宋轻竹身后缓了一会儿气儿,他大步追着,宋轻竹往另一边躲,沉嘉序一个勾手又把人拉了回来。
  “你吃醋了?”沉嘉序双手托着她的腰,把人箍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