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斋 > 历史军事 > 【西幻】魔法红玫瑰 > 15被浪费的女神祝福
  女主安全了,诅咒彻底剪除,她的心上人,她的保护者们想要为她讨回公道,查不到安娜头上,她这辈子因诅咒而起的灾难只有半年前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只魔化的熊。
  而安娜,先前罗莎琳身怀诅咒的时候,加害者和受害者的灵魂都与地狱相连,而她作为施术者,是其中的媒介,现在诅咒切断,意味着通往地狱的大门合上。但上了贼船不是那么好下来的,她的黑魔徽记还是很鲜明地印在手腕上,她现在大致上算一个接触黑魔法的蹩脚术士,一切后果和反噬都由她自己承担,但至少不波及其他人。
  圣遗物救过她一次,希格斯是圣城,有非常充沛的神圣之力,但疗伤毕竟和对付恶魔不同,她昨天用于切断连接十八层地狱的诅咒,力量大幅被消耗,现在羽毛变得灰败而暗淡,连一支普通的羽毛笔都不如。
  安娜与魔鬼签的契约融入骨血,圣遗物要恢复,得重新在世上撷取光明能量,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但万幸的是,安娜现在需要的是“净化”,而不必和地狱打交道,意味着可以有别的替代。
  光准备仪式就再次消耗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转眼间暑假结束了,王国祭将至,这是霍斯廷的建国日,又处在一个整年,霍铎大公要求安娜出席庆典,不能再有差错,所以她从现在起就要认真准备了。
  安娜对教父说她也很期待庆典,这倒不是一句假话,她的确在等王国祭。因为在祭典上,王国的骑士们会参与比武大会,原作中路易赢得了优胜,她作为路易的未婚妻,是整个霍斯廷地位最高的未婚女性,会在比武大会之后接受月神玫瑰花冠,这是她在原作里最后也是最风光的时刻。那个时候罗莎琳已经喜欢路易了,她目睹心上人把玫瑰花冠戴在他的未婚妻头上,原作里这段情节描写得相当苦涩。
  那顶玫瑰花冠上镶着月神水晶,传说中得到了月神狄安娜的祝福,象征着无上的智慧和一尘不染的灵魂,能够强有力地净化并压制邪灵,当世只找得出两颗月神水晶,都在霍斯廷,一颗被雕琢成玫瑰的形状镶嵌在花冠上,另一颗拿去镶了宝剑,现在被朱利安王子所有。两件珍宝在霍斯廷王室传承近千年,直到四百年前,霍斯廷的埃尔丝女王在任内建立起和她同名的女王学院,为了鼓励王国最优秀的女性,埃尔丝把她成人礼时打造的月神玫瑰冠捐赠给学院,从此这顶花冠成为了智慧的象征。
  罗莎琳作为女王学院最优秀的学生,按照古老的传统,她本是有资格获得花冠的。但十几代人下来,花冠传承的形式有了很大改变,尤其是在最近一百年,比武大会胜出的骑士,会亲手将花冠献给王国里地位最尊贵的未婚女性,以至于这顶花冠往往由王族,或王储的未婚妻所垄断。
  路易的母亲阿叶莉诺女王在毕业的时候就接受过月神玫瑰花冠,原作中的路易不负众望地赢得了比武的优胜,安娜作为王太子的未婚妻,接受这顶花冠,是个顺理成章的结果。
  可以说,安娜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好好出席庆典,拿到花冠,她的困境就解决了,月神水晶能净化她体内的黑魔契约,所以王国祭她会参加。
  安娜接下来很悠闲,甚至心情很好地度过了假期的最后几天。偏偏问题就出在“什么也不做”上,安娜在准备仪式期间,一直都没办法离开庄园,说好的该去觐见女王也一直没有去,大公和女王为建国日忙碌也没空想到她,她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出了意想不到的变故。
  原作中罗莎琳和西泽尔在希格斯相处了好几天,皇太子带她参观了一些寻常平民进不去的神殿和圣堂,她在升天神殿的祈祷得到女神的祝福,延后了诅咒发作的时间,直到安娜和路易筹备婚礼的阶段,她才开始出现问题,从而接上和朱利安王子的剧情线。这段情节在小说里写得非常狗血,朱利安是在婚礼当天揭发她的,安娜穿着婚纱被王国卫兵带走,她记得读者对此的反馈,大家都觉得作者写了爽文。
  如今,安娜的介入却导致西泽尔根本没见到罗莎琳,她压根没去升天神殿接受女神的祝福,罗莎琳的身体提前出现不适,早早返回了霍斯廷,一开始同伴们以为她只不过是中暑。直到最近的两个星期,她的状况越发恶化,王国的首席魔导士用净化水晶暂时缓解了她的病情,但他看出来罗莎琳的魂魄正逐渐受到黑魔法的侵蚀,判断只有月神水晶才能救她。
  月神玫瑰花冠,前期出现过,后期又构成了一个很浪漫的情节,那时的安娜已经因为事情败露而被放逐,失去一切,路易当时和罗莎琳在王家玫瑰园内,这顶花冠永远赠予了她,并郑重地亲手为她戴上,从此以后自埃尔丝毕业的女生无人再有得到花冠的殊荣。
  但月神水晶无法真正解决罗莎琳的诅咒,因为水晶的能力只是压制和净化,无法切断来自地狱的诅咒,最终还是靠西泽尔出兵推平了希格斯,取得圣遗物救了她。
  路易思考了一夜,最终为了救人,决定在王国祭上把月神花冠送给罗莎琳,埃尔丝女王将月神玫瑰花冠放置在校园的初衷,就是要奖励王国里最聪慧的少女,只是近一个世纪,变成了贵族的专属荣誉。
  时间点就在这里出现了尴尬的偏差,王国的首席魔法顾问在做出判断的一星期后,安娜用来之不易的圣遗物解了罗莎琳的诅咒,希格斯保管的圣物本来就是一件隐藏的宝物,除了偷看剧本的安娜,连最高层的神官都没能完全知晓圣遗物的真正来源。因此,月神水晶成了唯一的选择。
  到了王国祭前夕,路易心意已决,并在庆典前将这个决定转达给了安娜,并向她道歉,承诺之后会好好补偿她。
  这个消息让正在等待月神水晶的安娜而言,如同晴天霹雳。
  没人能比她更清楚月神水晶和圣遗物的区别,罗莎琳已经无恙,虽然还是有点虚弱,哪怕她体内还残留着黑魔法的痕迹,需要高纯度的净化水晶,但她不会再遭到什么厄运,反倒是安娜,为了净化融进血液里的黑魔契约,她比任何人都需要那顶花冠。
  还有更糟糕的,圣遗物失窃终于被神谕塔察觉,在遥远的圣城引发了如同海啸般的混乱,失窃的消息传遍天下,圣遗物现在既用不上,也不能被人发现,根本帮不了她。
  安娜在无法吐露真相的情况下与路易发生了争吵,使得她看起来完全像是个既不通情达理又见死不救的恶役千金了。
  “我已经解释过原因了,布伦特小姐的性命危在旦夕,为什么你不能明白这是在救人,你是霍斯廷未来的王后,王国所有最珍贵的宝物未来都会为你所有,你一时的风头比一条人命还要重要吗?”
  “她的情况远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王国里任何一个高级法师提纯的晶石就能去除她体内的剩余的魔气,为什么你们不再去检查一下。”她说的是事实,但这个解释连安娜自己听来都很苍白,甚至显得无理取闹。
  “这是首席魔导士和埃尔丝的校长共同做出的判断,你质疑他们的能力吗?”
  “月神水晶并不是唯一的选择,我需要玫瑰花冠。”
  路易看着她,神情郑重地问她:“我见过和布伦特小姐类似的状况,没有月神水晶,人会在极度痛苦中死去,你身为霍斯廷未来的王后,对自己臣民没有丝毫怜悯?”
  路易说得没有错,而安娜也并没有欺骗他,但他们无法说服对方。
  “路易,你不能这样对我……”安娜的声音颤抖,甚至有点带着哭腔。罗莎琳的困境是公开的,大家可以围在她身边,出谋划策,但安娜的困境是却是隐藏的,她不能解释,不能坦白,不能求助,她几乎只能靠自己。
  “为什么你对人命会这样冷漠?你和布伦特小姐有嫌隙,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赢得大家对你的赞誉。”
  “如果你还认为我是你的未婚妻,就把玫瑰花冠给我。”
  “安娜,你可是霍斯廷未来的王后。”路易震惊地看着她:“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任性,我可以尽力包容你这些缺点。但如果你是一个自私冷血,无视人命的人,我必须要重新思考,你是否还是一个合格的,未来的王后人选。”
  他们最后不欢而散,安娜跌坐在沙发上,脑中一片混乱,公主不需要王子解救就安全了,但她怎么办呢?
  路易和安娜的争吵小范围地传了出去,这件事就连女王都不能理解她的动机。罗莎琳的朋友们更不会闲着,他们全部行动起来,莉兹,奈杰尔,甚至朱利安都去找了路易,还在女王面前陈情,奈杰尔作为大公爵世子说服了父亲,王室和公国里所有的宝物可以任安娜挑选,多的是比现在那颗水晶工艺更好,更精致的宝石,以此弥补她的损失。
  安娜需要的根本不是玫瑰花冠和那些荣誉,她只要那颗水晶。
  没几天,女王亲手写下敕令:今年正值霍斯廷建国1110年,为了鼓励优秀的女性,埃尔丝女王陛下传承的冠冕不应由贵族垄断,从今年起恢复旧俗,月神玫瑰花冠能者得之。
  一切已成定局,没有转圜的可能。
  安娜忧伤地坐在庄园的会客厅里,王宫来的信使刚走,桌子上摊着过量的宝石和各种冠冕的设计图,那些东西对她一点用处都没有,她心里非常伤心。
  等等。
  脑中灵光一现,安娜突然想到,月神水晶除了玫瑰花冠之外,还有另外一块,镶在朱利安王子的宝剑上,这是朱利安十四岁时加入海军学院的礼物,朱利安王子生得非常美丽,与他精致的相貌不符的,是他过人的战斗和魔法才华,女王早早地将朱利安送去了军事学院培养,并打造了一柄利剑,剑柄镶嵌月神水晶,是战场上对抗黑魔法的利器,这柄水晶玫瑰剑跟着朱利安经历了无数的战斗,从不离手。
  安娜连忙站起来,明日的王国祭朱利安会出席,也许她还有机会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