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斋 > 其他类型 > 逢冬候雪来(兄妹 1v1 ) > 第一百二十一:出事
  夜晚的海边,微风阵阵。
  贺戍燃了支烟,凝神看着远处,那具纤瘦漂亮的身影。
  女孩儿赤着脚踩在沙子里,不时跑跑停停,拿着铲子弯腰找来找去。
  捡了一段时间,她累得气喘吁吁,对着后边的男人叉腰。
  “哥!你又偷懒!”
  “快点把桶子给我呀!手里装不下了。”
  贺戍手指掸掉烟灰,三两步就走到她身边,看清她脏污的裤子和一堆乱七八糟的收获,不免好笑。
  他装完,翻了翻里面,轻道:“石头、蛤蜊、扇贝、螃蟹和海玻璃,就找到这些?”
  “谁说的?我还有!”苏融挑眉。
  贺戍抬眼,“那东西呢?”
  苏融笑眯眯的,她从上衣两个口袋分别摸出一个海螺和一只海星,捧给他看:“在这儿!”
  “漂亮吧?”
  贺戍久久的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接着,慢慢走到了她身后,他似乎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
  然后靠近,撩起她的长发。
  啪——
  手里的海螺和海星掉在地上。
  苏融摸着颈子上的项链,“哥?”
  他从后揽住她的腰,“喜欢吗?”
  “嗯,很好看。”
  “那就一直戴着,别摘下来,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能靠它找到你。”
  定制的时候,他找卫宇在项链里面装了芯片,看似再普通不过的链子,其实融合了最顶尖的科技。
  “不是为了限制你的自由,只是想要确认你是否安全。”
  “我知道的,哥哥。”苏融转身抱住他。
  “可是,如果是我找不到你怎么办?”
  他目光深邃,“那就把我套牢。”
  两个人在礁石边安静的拥吻,忽的,苏融听见一声长长的口哨,睁开眼睛,看见严涛正带着两个男人走过来,她尴尬的和哥哥拉开距离。
  “哟,嫂子怎么不亲了?”说话的是不着调的罗子埠。
  苏融还记得他,是那个搭讪男!
  罗子埠受了个冷眼,吃瘪。
  “这就是瞎撩人的代价。”一个五官周正的年轻男孩笑道。
  “苏小姐,你好,我叫裘克荣,是戍哥的员工兼兄弟。”他伸出手来。
  “你好。”苏融握住他长满厚茧的手。
  “老板,东西都带过来了。”
  严涛指着沙滩上那一堆烧烤工具,树林那边还有个小帐篷。
  “谢了。”贺戍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场的几个男人,也只有严涛知道他们真正的关系。
  “哥,那是?”苏融一愣。
  “饿吗?”
  “嗯!”她点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当时在餐厅里胃口太差压根没吃多少,她现在已经饿的不行了。
  五个人坐在椅子上,吹着海风,一边儿聊一儿烤,热闹的不行,罗子埠是个话痨,什么都能聊,和谁都能输出一大堆。
  裘克荣则是个乖乖高中生的面相,性格很青涩憨实,用罗子埠的话来说就是缺心眼儿。
  而严涛相对就比较沉默,是个看不出性格的人,做事和说话都是一丝不苟,摆好了烤炉,就开始埋头工作,他们聊的正欢畅时,他表情严肃的接起一个电话。
  苏融烤完,腰靠在桌子边疯狂的加辣椒粉、孜然和花生粉。
  一番捯饬完,手里的盘子忽然被人从腋下抽走了,“哎?”
  “别蘸太多料,你吃了容易肚子疼。”
  “拿我这盘。”贺戍把自己手上调好的给她,把她那盘没商量的分给了身后的罗子埠。
  罗子埠吃了一口,就拿起一只塑料袋,起身跑远,呕了出来。
  苏融挠了挠头,默默啃着哥哥烤的串。
  半小时后,苏融吃饱了,喝了点烧酒就昏昏欲睡。
  贺戍弯腰,看了会儿,要把她抱起时,面前却站了一个人。
  他正了身,皱眉,“什么事?”
  严涛面色沉重,将手机递给他。
  贺戍接过,放在耳边。
  “刘琎牺牲。”
  他眼里瞬间翻起汹浪,十指泛白。
  “确认?”
  “已,证实。”
  ——
  半夜,胡可欣刚从24小时便利店里买完一包卫生巾,肚子就咕噜噜的巨响起来,又不想吃冷巴巴的面包,嘴里贼馋小吃街上那胡大姐摊的南瓜饼。
  她向来是个想了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所以没有纠结,她二话不说,在公共厕所换了一片姨妈巾,便扫了辆自行车,咔咔的使劲儿骑着觅食去了,还抄了条近路。
  十几分钟后,她的自行车才刚拐进路口,前方霎时“嘭”的一声,她心跳到嗓子眼,亲眼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被一辆黑车撞出几米远,流了一地的血。
  而这可能还不是一桩交通事故,更像是一场蓄意谋杀。
  因为那辆车居然想要二次碾压!
  “啊!”她刹住车,尖叫了一声,吓得魂飞魄散。
  正是这一声,车里的男人突然朝她投来阴森冷戾的一眼,那目光中含着被打扰后涌现的赤裸裸的杀气,他盯着她,脸上慢勾起恐怖和兴奋的笑。
  胡可欣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还恨自己贪吃,更恨自己为什么要出声,弄得引祸上身。
  自行车怎么可能跑得过汽车,她心凉的发抖,只见前面那辆车直接朝自己冲过来。
  突然身后亮起几束光,是几辆汽车!
  “嚓——”
  那辆黑车立刻变了方向,开进了另一条路,驶远。
  胡可欣吓的腿软,摔下自行车。
  后边救了她命的其中一辆车,下来一位大姐,善良的跑过来扶她。
  “姑娘,你没事吧?”
  “没,没有,谢谢你。”她大哭,抱住大姐,第一次经历这种生死一刻,太可怕了,如果没有后边那几辆车的出现,黑车忌惮了,她恐怕已经命丧黄泉。
  “但是,那个人有事,他被撞了。”
  “天呐,那赶紧报警,打120啊。”
  大姐掏出手机打电话,胡可欣走到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身边,蹲下,把他的头翻过来。
  手刚探到他鼻子下,她又被他的样子吓得坐在地上,“怎……怎么是你?”